真空失重...

偶尔诈尸,爬墙特快。

老年文艺风爱好者,OOC百年专业户。

文不成文,画不成画。

不喜欢夹带其他CP。

伞修不拆不逆,主吃瑞嘉偶尔会找安嘉粮【但是其他有关CP不接受】,其他都行。




封面来自静水边太太拍摄的图!微博自取侵权会改
爱她♡

【伞修】迟归(短)





















——————————————————————————————

在青镇,每年十月二十一的花灯节可能是最热闹的时候了,连过年的时候都比不上。

少男少女们衣着干净整洁,不精致到令人一眼就记住,但很耐看,令人心生好感。他们笑得和善而期待,手里拿着一盏花灯,慢慢地走,仿佛走快了一点就会错过命中的那个人。

这一切让常年嘲讽脸的叶修也忍不住将笑意放缓,终年匆匆的脚步也慢了不少。

青镇不大,但也不小。往年他都是买了一壶好酒就在酒馆里等到深夜,趁无人之时才跳上那拱桥旁的大榕树上一人买醉,并无其他去处,所以青镇大不大与他没有什么关系。但今年他突然想在这镇上逛一下,他貌似已经十年没仔细看过青镇的街道了。

叶修踢掉了脚下的一颗小石子。

就是不知他生活过的痕迹还在吗?

他随着人潮慢慢移动,他看到几个少女将视线兴奋地移到了自己身上,然而在看到自己手上没有拿花灯时,才沮丧又不甘地将视线收回。叶修忍不住抽了一下嘴角,他有点尴尬,他今年都二十八了,可不跟那些小年轻一样有活力了,为什么还有这些小女孩来找?

他今天没穿那身行走江湖的装备,换了一件月白色的外衣和一件黑色里衣,配合他那种不讽刺时的似笑非笑和老成稳重的气质,既年轻又不像那些年轻人一般轻浮,咋一看没准是哪个大家族出来的贵公子,用苏沐秋的话来说就是——“给你一把扇子,没准还能骗到几个怀春少女。”

那种吃醋却又含着点害羞的语气在他耳边萦绕,让他忍不住荡起更温柔的笑意。他低头看了看自己空荡荡的手,突然想起来关于拿不拿花灯他们俩有过一次啼笑皆非的玩笑。

“你拿什么花灯?还想找别人啊?我这么帅这么聪明你还不满足?敢说不满足你看我怎么收拾你!”苏沐秋漂亮的桃花眼瞪了他一下。叶修心里像被什么充满了一样,开心得要命,但还是嘴欠地开口:“那你拿着干嘛?整个青镇的女孩子可都把你当梦中情人了,少招蜂引蝶啊你,我可不想知道那些姑娘对付情敌的手段。”

“谁招蜂引蝶了?她们自己找我我拦得住?再说我有你就好了,那些大门不出二门不迈的大小姐们我可照顾不来!”他撇了撇嘴,见叶修还盯着自己手里的花灯,终是叹了口气,拿起桌上的毛笔,在花灯上写了一个俊逸的“苏”字才还给叶修,“行了吧?”

叶修夺过他手中的笔,拿起他放在地上的花灯,也在上面写了一个龙飞凤舞的“叶”字。

“……叶修,你的字真难看啊。”

“……苏沐秋,不要你给我啊。”

“但看在是你写的份上我还是勉为其难的收下吧!走啦,去逛花街去!”明显的口是心非和转移话题。

叶修想了想当年两个人之间的斗嘴,发现总是被苏沐秋转移话题了就停止了,以至于他们真正在一起的两年时间里没有什么那些足以惊天动地的争吵,只有一些鸡毛蒜皮的小事。无聊,有点无理取闹,但是在叶修看来却是那样的难以忘记。苏沐秋在别人面前永远是骄傲的样子,连嘴上功夫都不肯轻易向对方服软。但是与他相处了三年,叶修看到的永远是愿意让步的他,哪怕俩个人下一秒就要打起来也一样。有人愿意为了你,做出本质的改变,这就是值得难忘的原因。

好吧,更重要的是因为他陪着自己度过了三年平淡却温暖的时光,他喜欢自己,自己也喜欢他。

他敛了敛笑,眉间的愁苦像潮水一样汹涌而来,瞬间就要把他淹没。

但再难忘又有什么用?他不也还是消失了,永远找不到了?他找了他十年,却依旧没有结果。

他慢慢走着,走到了一条有些熟悉的小巷,才停下脚步。

青镇的变化很大,那些新屋旧房纵横交错,叶修就要想不起当初这里是怎样的光景了。当年巷头那个小茶铺已经变成了规模挺大的一个饭馆,在巷头不远买一些小吃的老大娘已经换成了一个年轻的姑娘,小巷间那条经常渗着水的小道也翻了一次,再无那些水养的青苔。

叶修呼吸一窒,然后快步走向巷尾那间小屋,连自己可以使用轻功都忘了。他脚步很急,像是走慢了一步那间屋子就会凭空消失了一样。他现在有些后悔因为害怕想起苏沐秋而不来这里了。

“吱呀。”

老旧的门发出有些刺耳的声音,叶修却没有在意,他只是呆愣地看着老宅。

这里杂草丛生,荒凉,完全像是没有人住过一样。

突然之间,他很想很想苏沐秋,十年来从没那么想过。无论生或死,叶修只想再看见他一眼,用来弥补这十年来的空缺。

一如当初苏沐秋把他的整个胸腔全部填满。

他走到那口已经长满杂草的井边坐下,十几年前觉得高得永远无法掉下去,现在却一伸头就可以看到井底。

叶修终于知道岁月有多无情,它把叶修从一个不知人间疾苦的小少爷变成了一个独身闯荡江湖多年的绝世高手,它也把苏沐秋这十年或者乃至将来几十年能陪在叶修的时间全部剥夺。它从来没有问过他们愿不愿意,他们永远只能被动地接受,再多的苦再多的不愿意也不能说。

他永远记得苏沐秋面对一切都是一副风轻云淡的样子,从来没有过慌张或不安,起码在他和苏沐橙面前从来没有过。他想起有一次,苏沐秋也是在这样一个晚上偷偷地跑到那榕树上哭了,就是因为叶修被镇上那户大户人家欺负去了。

那天叶修带着一身伤回来的时候,永远忘不了苏沐秋眼里的心疼和自责。苏沐秋匆匆忙忙拿了药帮叶修清理伤口,叶修发现他的手一直在抖,好像是在害怕,即使他的嘴上依然不饶人还在说什么“你再给我惹事就不要回来了”的话。叶修只是听听,倒也没往心里去。他真听过一次,结果苏沐秋把整个青镇都要翻过来了,找到叶修时,他灰头土脸的,第一句话就是“跟我回家吧”。从此叶修无论苏沐秋说出多重的气话都不会当真了,他不愿意苏沐秋再因为找他而三天三夜没好好休息。晚上苏沐秋煮了叶修想了好久的红烧鱼,说是伤员需要补补身子,叶修却看见他摸着自己的钱袋,表情有些惆怅。到了晚上睡觉的时候都没有发生什么事,苏沐橙也只是盯着叶修身上的伤没有多问。

叶修快睡着的时候突然听到旁边苏沐秋起床的声音也没了睡意,苏沐秋刚蹑手蹑脚地走出了门,叶修也偷偷摸摸地跟了上去。

月光清亮,洒在他们俩身上,弄得叶修有些看不真切,于是就目不转睛地盯着苏沐秋,生怕他一眨眼就跟奶娘说的神仙一样不见了。结果他跟着苏沐秋一直到了榕树下,苏沐秋不知道为什么,平时机灵得跟个猴精一样现在却没发现叶修跟了他一路。

叶修躲得不远,就最近的那栋小房子后,他看苏沐秋三两下就爬上了树,就开始默默吐槽苏沐秋到底为什么这么熟练。等了一会,他踮起脚轻轻地往苏沐秋那边靠,结果一阵哭声越来越近。

怎么回事?叶修忍不住皱起眉头,毕竟大晚上突然听到哭声还是挺恐怖的。因为担心苏沐秋,所以叶修硬着头皮把动作放到最轻,慢慢向苏沐秋那边走。越靠近那哭声越清楚,叶修不知道怎么心底一阵地疼。终于到了树底,叶修抬头看,就看见苏沐秋爱穿的那件白衣一颤一颤的。

“为什么我这么没用?”苏沐秋突然开口了,声音沙哑得不像他,“我连给他们好一点的本事都没有,我连他们都保护不了……”

叶修眨了眨眼,他想说很多话,想说苏沐秋你别担心我把那个说沐橙的小胖子都打哭了我身上其实一点也不痛,想说苏沐秋你哭个什么我和沐橙就是愿意跟你一起啊,想说苏沐秋你已经很厉害了,但他什么也没说。他想的很简单:苏沐秋需要这么个没人的地方发泄自己所有的自责,而他,在一边偷偷地待着陪着他就好,只要明天他还是那个灿若骄阳的苏沐秋。叶修背靠着榕树,也背对着苏沐秋,看着青砖街道空无一人,然后他听到了远处传来的打更的声音,带着青江独有的水声。

一更天啦。

树上开始有了声响,叶修却一动不动,等着苏沐秋从树上下来。他突然想看看苏沐秋现在的样子。

“叶……?!哎哟!”

扑通一声响,叶修一侧头就看见因为太过吃惊而脚滑掉下来的苏沐秋。他的头发因为匆匆出门绑得有点乱,眼眶红红的,鼻子也是,表情十足十的手足无措。叶修呲牙笑,苏沐秋这个样子真是太蠢了——好吧,还有点可爱。

苏沐秋脑子里“你怎么在这”和“你在这多久了”这两个问题正在打架,看到叶修笑了,心里面那一点点尴尬和困窘也都消散了。无奈地撇撇嘴,“笑什么笑?还不拉我起来?”叶修眨了几次眼,终于忍住了笑,伸手将苏沐秋拉起来。等苏沐秋站稳了,他才扑进他的怀里,轻轻叹了口气,“苏沐秋啊,今儿你难受我陪你了,以后我难过了也来这,你也要陪我啊。”

苏沐秋一愣,用力抱住叶修,“好。”叶修觉得苏沐秋贴着的那边脸有点湿了。

月光下的两个少年美得像一幅画。

所以谁也不会知道能把江湖弄得一团糟的第一高手每年总有一天会跑到树上躲起来,只是因为想起某个人了难受,而那个说好陪他的人却一次也没有来。

叶修又重新走了一遍这个老屋,发现自己仍能清晰地记得在那三年里发生的一切,以为遗忘殆尽的回忆又瞬间苏生过来。走廊尽头那盆枯萎至极的苍松仿佛恢复了绿色,而当年抱着它的少年还在回头冲叶修灿烂地笑。

一切都是那么鲜活,仿佛光阴从未逝去,苏沐秋也没有在某个清晨突然消失。如今叶修成了第一高手,苏沐橙也名声鹊起,两个人都过得很好,就像苏沐秋希望的那样。

叶修觉得这些年一切都好。

就是没有苏沐秋。

叶修轻笑着关上了那扇门,一如当年他带着苏沐秋的理想和苏沐橙远走高飞一样。但他这次不想走了,他开始觉得累了,没有征兆的。他想买下这座老屋,把它修整一下,然后住下,然后迷信一回,静静地等苏沐秋回来,终其一生。苏沐橙已经不需要他的照顾了,她是个大姑娘了,也是一个可以独当一面的高手了,他帮不上她什么了。

但现在他还要去那棵榕树上。

酒馆的酒香飘出去老远,叶修隔着几条街都能闻到。他轻车熟路地走进酒馆里,发现早该打烊的老板娘还在台后面站着。

“老板娘今天好雅致啊,有花灯会不看,在这自己守店。”叶修打趣道。这老板娘就比叶修他们两个小了几岁,是看着他和苏沐秋在一起的,也知道苏沐秋消失快十年了,所以叶修的语气也熟稔了不少。作为青镇唯一一个女子当家的酒馆,所以老板娘一个江南女子也跟男子一样不拘小节,倒也和叶修十分合得来。

老板娘翻了个白眼,“若不是有人给我钱让我交代你件事,不然你以为我愿意对着叶小子你这张脸?”

“又是哪个门的小姑娘?我们都那么熟了,你帮我回绝不就是了?”叶修懒散地靠在台边。

“哟!您老可少自作多情!人家可是正儿八经的相公,相貌可俊了,又佩剑又带弓,手腕还帮着个奇形怪状的玩意,说不定啊人家是哪个隐世门派的高手,来给你下战书的呢!”老板娘从底下提上来一壶酒,放到叶修面前,“喏,这就是他等了半天没等到你,最后托我给你的。你瞧瞧,这家伙来头不小啊。”

叶修挑眉,一将酒壶盖掀起闻到了一种十分清新的草药味,就知道了对方的来历,“呵!千秋酿!南山派的人?”

“千秋酿每年南山派才给朝廷弄上五十小壶,能给你这么多分量,不管是不是南山派的人,地位都不会低啊!对了,他还特意把这酒严严实实包了几层,说是怕你见到他吓着摔了。”老板娘似笑非笑地看叶修提着那壶千秋酿。

“什么人?”叶修疑惑地看着老板娘。

“我想你应该知道的。世上那么多人,能在出现时吓着你的也只有一个了吧,你不也等了他十年那么久了吗?”老板娘低头拨弄着算盘,抬眼看到叶修整个人像失了魂一样站在那里,又开口,“他不让我说的,他说总该让他自己说这十年发生了什么。本来我也是这么想的,但是我现在觉得你还是早一些知道好。因为你等了他十年,没必要再多这片刻。到桥头那棵榕树那去吧,他在那等……”

叶修没等老板娘说完就冲了出去。老板娘愣了好一会,才开始收拾酒馆,她将酒馆的门关上,步伐轻快地去逛花灯会。她其实还很年轻,只不过和叶修一样被生活压得有些喘不过气了而已。

她看到不远处一片火红璀璨的烛光,把黑压压的夜也染得通红,让她想起了某一年的花灯节。她转过头,好像回到十几年前,她看到两个分别提着写上“苏”“叶”二字花灯的少年,他们都笑眯了眼。她想了想,她当时拉着另一个同岁的女孩跟他们说了什么来着?好像是很不耐烦地催他们快点吧。

她走到卖花灯的小贩那里买了一个花灯,里面燃烧着的小小烛火似乎能温暖了整个人生。她走在人潮之中,低喃了一句,微微笑了,有一种对世界的心满意足。

真好啊。




——————————————————————————————

啊啊啊!晚了一个月又二十一天的生贺!祝苏哥哥生日快乐!

评论 ( 5 )
热度 ( 45 )

© 真空失重... | Powered by LOFTER